挣扎7年 太极集团能否翻身迎来新生
中国家用医疗器械网2017-08-17 15:33:58环球网

  位于曾经的中国企业500强之一,中国医药工业10强,太极集团主营业务也已在亏损的泥潭里挣扎了7年。7年之后,太极集团能否翻身迎来新生?

  太极集团2017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44.44亿元,同比增长14%。实现净利润近0.35亿元,同比下降96%。

  尽管利润同比骤降,其主营业务的扭亏为盈似乎让人们看到了其挣脱亏损泥潭的希望。但是考虑到太极集团变卖资产撑业绩的红利逐渐消失,其产品屡爆质量问题,并且在转型大健康领域的路上频频受阻等因素。2017年太极集团能否全年盈利仍充满未知。

  资产重组粉饰业绩主营业务疲软

  作为重庆最大的传统制药企业,太极集团已成立23年,上市19年,并跻身中国医药行业“第一梯队”,其拳头产品有太极藿香正气液、急支糖浆等。

  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6年,太极集团的销售额一直在上升,但其主营业务一直处于亏损或亏损边缘。

  回头来看,7年里太极集团苦撑业绩的最重要手段则是变卖资产:

  2011年,太极集团盈利0.21亿元的主要原因是处置了闲置房产和靠政府的财政专项补贴和奖励资金。

  2013年,太极集团因收到桐君阁的拆迁补偿款近1个亿,实现业绩扭亏为盈,但净利润也只有0.13亿元。

  2015年,太极集团完成西南药业的脱壳重组工作,并取得7.6亿元的投资收益,实现净利润2.32亿元,避免被ST风险。不过,如果去除投资收益,净利润则亏损5亿多元。

  2016年上半年依靠对桐君阁的脱壳重组取得11.4亿元的投资收益,太极集团实现净利润9.64亿元,如果去除这部分额外收入,净利润则亏损近2亿元。

  而资产重组也是情非得已:2005年太极集团、西南药业、桐君阁交叉关联担保导致资金出现数十亿元的担保黑洞曝出。经过几年清理却未见成效,重庆政府下了指示,要求太极集团必须重组旗下3家上市公司,只保留一家,把另外两家的股权关系和担保关系理顺盘活,于是便有了2015年西南药业和桐君阁的脱壳重组。

  盈利困境难破转型大健康受阻

  如果说卖壳是一种“瘦身”,通过“瘦身”不但减轻了企业财务和管理负担还增加了投资性收益,那么转型则是“增肥”,希望通过新的业务带来增长点。

  太极集团有藿香正气口服液、急支糖浆、小金片等超过500个药品品种,数据显示,太极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靠明星产品藿香正气口服液。以2017年中报数据为例,仅藿香正气口服液就贡献了全部收入的1/4左右。

  历史经验证明,依靠单一明星产品支撑业绩的药企往往也会成为阻碍企业突破发展的障碍。例如依赖埃克替尼的贝达药业今年上半年预计净利润同比下降超3成。还有依赖金嗓子喉片的金嗓子,2016年转型做草本植物饮料时,股价首次暴跌26%,暴露了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

  太极集团所依赖的藿香正气口服液的销量一定程度上是受季节的影响,今年上半年主营业务的盈利可能仅仅是昙花一现。

  过去几年,太极集团也在转变发展战略,积极布局大健康领域以实现业绩增长。曲美、太极水和冬虫夏草被认为是太极集团谋求转型的重要项目。

  2010年,“曲美减肥胶囊”已经被印证为了一个失败的产品。因“曲美减肥胶囊”含有西布曲明这个被认为可能增加严重心血管风险的成分,太极集团停止了曲美的市场销售,并全国召回全部退赔。此次召回事件让太极集团受到重创,导致上市以来首次净亏损1.72亿元。

  经历减肥市场的失败后,太极集团又把目光投向了饮料行业。2015年6月,承载太极集团转型重任的太极水推出,太极水销售采用会员制方式,定价11.99元/罐,购买500罐成为会员,享受6元/罐的会员价,销售渠道主要为药店和各地经销商。

  太极集团一开始就制定太极水五年实现100亿元的销售额目标。但据太极养生医馆网站2017年8月11日的销售数据显示,太极水总销量为61098罐,售价为2880元的太极水钻石卡总销量为16932张,如此粗略计算,太极水销售额离100亿元的目标相差甚远。

  太极集团又将希望寄托在冬虫夏草项目上,但太极集团的虫草梦同样“骨感”。

  今年上半年,被太极集团视为重要盈利增长点的冬虫夏草项目还未铺开便遭到上交所问询,原因是公告中描述冬虫夏草野生抚育项目基本情况时使用“突破性”、“极大”等修饰词形容,有“广告式公告”嫌疑。

  太极集团随后承认,其冬虫夏草野生抚育项目规模化推广还未得到权威机构认定,同时,合作示范户增速也未进行可行性研究。

  根据太极集团提供的财务数据显示,虫草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458.37万元,占公司销售总收入的0.19%,净利润-337.22万元,其中野生抚育的冬虫夏草销售收入为3.7万元。2017年一季度,虫草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457.74万元,净利润-85.74万元,野生抚育的冬虫夏草未产生收入和利润。

  虫草公司业绩持续亏损,冬虫夏草项目能否为太极集团提供业绩贡献仍是未知。

  近年来,很多药企都在转战大健康领域。成功的案例有云南白药的牙膏产品后来又瞄准了一些同样非常接地气且多样化的产品,如女性卫生护理产品、茶产业。而这些产品都基于云南白药的特殊优势和品牌研发而成。

  据业内人士分析,太极集团转型战略没问题,错在选择了一个接一个具备潜在争议和高风险的产品上,比如虫草受到技术和政策的限制较多,太极水打着治病和保健噱头进行营销已触犯了相关规定等;其次,大健康产品基本都定位“高端产品”,大众消费群体基数低,普及化程度低。第三点,大健康产品并没有很好的结合太极集团的核心技术和产品优势。

  产品屡上黑榜经营“雪上加霜”

  产品质量一直是制药企业的命脉,太极集团虽有藿香正气液、急支糖浆、通天口服液等多款耳熟能详的产品,但其产品接二连三被爆质量问题,声誉遭到严重损害,让原本经营不佳、转型失败的太极集团更是雪上加霜。

  2016年11月25日,国家食药监总局通告,太极集团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1401003批次的小儿咳喘灵颗粒因性状不合格。

  随后太极集团发布公告,直言“这种靠肉眼来检验的标准不完全客观”,并称涉事产品在省级药检部门的检验中质量合格。这一与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开叫板”的行为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2016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质量公告再次让太极集团陷入产品不合格的漩涡——太极集团重庆桐君阁药厂生产的1批次“蚕蛾公补片”不符合规定。

  在此之前,太极集团其他产品也多次上黑榜。

  2016年5月,重庆中药二厂的橘红丸被指检出较高硫磺含量;

  2015年3月,子公司四川绵阳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板蓝根颗粒被检出水分问题。2012年7月,太极集团旗下的清热解毒口服液在食药监检查中因PH值被判不合格。

  对药企来说,频繁上黑榜会影响消费者对太极集团的信任度。二级市场上,投资者对深陷信任危机的太极集团也选择了用脚投票。截止到发稿前,太极集团股价跌破14.83元,而反观其他药企,步长制药股价一直高昂65.66元,康美药业也在21.20元徘徊。

  太极集团到底“病”在何处?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盛极一时的太极集团沦落到要靠变卖资产来度日呢?从财务上分析,高于同行业的成本以及低于同行业的毛利,也许是太极集集团巨亏的原因。

  记者查阅财报发现,太极集团的期间费几乎是连年上涨。值得注意的是,太极集团的销售费用从2010年到2016年这7年内翻了一番,2016年达15.6亿,占营收比的19.3%左右,高于行业平均值。并且2017年上半年还增长了17.35%。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的原因来源于营销上的疯狂扩张,在医药行业做营销推广本无可避免,但是不计成本的营销模式,虽然带来营收持续上涨,净利润却没有太多增加。

  另外,财务费用也一直高企。2010年,公司因为曲美减肥胶囊的召回事件,导致上市以来首次净亏损1.72亿元。为此公司不得不大量举债,2011年,其短期借款同比增长35.71%,财务费用同比增长57.52%。此后,资产负债比率一度攀升至87%,公司财务费用也持续增长。直至2016年用资产重组所得偿还借款后,财务费用才开始下降。

  太极集团还“身患”人员臃肿、机构重复等国企通病,并且在主营业务还未盈利的2015年职工薪酬暴增50%,导致管理费用飙升至8.2亿元!2016年则达到10亿元!直至2017年上半年上涨趋势才被遏制。

  除了过高的期间费用,过低的毛利率也是太极集团很难盈利的重要原因。

  太极集团主要从事中、西成药的产销,主营业务为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两部分。根据太极集团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工业收入19.2亿元,毛利率57.12%。上半年商业收入24亿元,毛利率12.87%。从这组数据来看,医药商业占公司总收入的55%,但其毛利率仅12.87%,因此拉低了公司的综合毛利率。

  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太极集团的资产负债比率还在80%以上,远高于同行业的30%—50%。如此高的经营杠杆,又是如此低的经营毛利,太极集团不亏才怪了!

  太极集团这几年的发展可谓心惊胆战,一直在亏损和扭亏之间徘徊。从变卖资产撑业绩、战略转型不理想以及产品屡出质量问题,其背后反应出,太极集团的管理或出现重大问题。

  如果不进行刮骨疗伤的改革,那么太极集团“掌门人”白礼西“千亿太极”或将仅仅是一个梦

文章关键字: